张维娜保险网

平安人寿
保险岛钻石顾问

扫一扫二维码
查看微站

首页>保险资讯>永安财险股权九折甩卖 董事长对抗监管收罚单

永安财险股权九折甩卖 董事长对抗监管收罚单

2019-11-27 10:34:50 分类:保险知识    

  1月7日,西安飞机工业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西飞集团”)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将其持有的1130万股、0.38%的永安财险股权挂牌转让,转让底价3810万元,2月1日截止。

  这不是西飞集团第一次试图脱手永安财险。两个月前,西飞集团曾以4232万元转让这部分股权,但无人问津,如今拟九折出售。

  1月4日,永安财险还收到了银保监会2019年开出的首张罚单。据该罚单披露,永安财险拒绝或妨碍依法监督检查,在已知检查组进场情况下,永安财险依然决定召开董事会临时会议,审议解聘蒋明的永安财险总裁职务的议案,因此董事长陶光强和蒋明皆缺席了检查会议。

  三年多来,永安财险净利润持续下滑。20152017年,永安财险净利润分别为8.33亿元、6.03亿元、3.01亿元,直到2018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仅0.91亿元。

  时代周报记者就高管变更、业绩表现、发展方向等问题致电永安财险,不过,其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领导出差,而且一般不接受采访。

  小股东主动退出

  永安财险在西部大开发的热潮下,成立于1996年,是我国《保险法》实施后第一批商业性、股份制保险公司之一,也是唯一一家总部设在陕西的全国性财产保险公司。

  永安财险注册资本金30.09416亿元,目前共有22家股东,实际控制人为陕西省国资委。复星集团为第二大股东,通过旗下几家公司合计持股40.68%。

  拥有永安财险0.38%股权的西飞集团,2018年下半年就想退出。西飞集团隶属于央企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,2018年以592.63亿美元的营业收入位列财富500强161名,净利润为3.63亿美元。

  2018年11月起,西飞集团开始委托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提出申请,将持有的永安财险股权公开转让。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信息显示,这部分股权对应评估值为4232.364万元,这也成为转让底价的确定依据。

  不过一个月后,无人接手,西飞集团此次转让计划流产。又过了一个月,一心脱手的西飞集团再度挂出转让公告,相比之前,转让底价降低了422万元,相当于九折出售,2019年2月1日截止。

  时代周报记者就转让原因询问西飞集团,但办公室电话一直无人接听。

  除了西飞集团试图转让股权,2018年7月,持股0.75%的凯撒旅游(行情000796,诊股)(000796,股吧)(000796.SZ)亦发布公告,拟以每股2.57元转让给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陕国托”),目前还需银保监会批准。

  相比于凯撒旅游2.57元/股的转让价格,西飞集团降价后转让价格仍高达3.37元/股。

  股东纠纷频仍

  多个小股东寻求出局,永安财险的大股东纠纷或许是诱因之一。近日银保监会公开的一张罚单,暴露了永安财险前两大股东之间的矛盾。

  1月4日,银保监会披露了新年第一张罚单,因编制或者提供虚假的报告、报表、文件资料,对永安财险罚款20万元,对时任副总裁、财务负责人顾勇处以警告并罚款2万元,对时任战略规划部执行总经理上官宗科处以警告并罚款2万元;因拒绝或者妨碍依法监督检查,对永安财险罚款30万元,对董事长陶光强处以警告并罚款5万元。

  其中,董事长陶光强被监管处罚最为引人关注。通报指出,2017年12月4日检查组得知,现场检查与永安财险董事会临时会议时间冲突后,约谈董事长陶光强,要求适当延后董事会临时会议,结果在无正当理由的情况下被拒绝,影响了检查工作的正常进行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这份处罚函揭示的有永安财险的大股东矛盾和内部人事变动经过。

  2017年12月12日,永安财险突然发布公告,经2017年12月6日第五届董事会2017年第12次临时会议审议,决定解聘蒋明总裁职务。蒋明曾任复星集团副总裁,来自第二大股东;而董事长陶光强曾在第一大股东任职,担任过陕西延长石油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、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、党委书记。

  在这次罚单前,永安财险还屡次收到罚单及监管函,暴露了其公司治理存在的一些问题。比如,2017年11月底,保监会公告,2017年2月28日至3月10日开展了公司治理现场评估工作,发现在“三会一层”运作、关联交易、合规与内控管理、内部审计、考核激励等方面存在问题。

  2017年9月底,保监会指出永安财险未经批准设立分支机构、编制提供虚假资料,并对两项违法违规问题累计处罚公司56万元,对总裁蒋明警告并累计罚款14万元。

  在2017年年报中,永安财险直接指出了其自身2016年报的错误之处,调整了2016年的利润表以及资产负债表。

  永安财险虽然诞生时间早,但是发展历程坎坷,直到2007年8月前任董事长张东武到任,进行增资扩股、经营和管理体制改革才逐步实现盈利。

  彼时,永安财险的股权纠纷就错综复杂。张东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,“2007年8月,我刚刚就任董事长一职就面临诸多挑战:法人治理结构不完善,偿付能力不足,股权纠纷情况复杂,管理方式粗放,累计亏损严重等。同时,由于资本金严重不足,公司受到监管部门的严厉制裁,对公司各级高管任职资格、业务开展、新机构设立都停止了审批,公司到了崩溃的边缘。”

  而后,在张东武的主持下,永安财险引入颇具实力的国有企业陕西延长石油集团,以及上海复星集团等民营资本,首先在2007年底即完成第一轮增资,注册资本达到16.632亿元。2008年,永安财险提出了“三步走的发展战略”—强化基础,做强做大,整体上市。

  2009年,永安财险实现了首次真正盈利,净利润0.97亿元。2010年9月,经保监会批复,永安财险第二轮增资完成,注册资本达到26.632亿元。

  2011年,永安财险15周年活动上,时任总裁李宝忠发布了“十二五”发展规划,指出到2015年要基本实现把公司建设成为拥有财产保险公司、资产管理公司、保险代理公司、保险经纪公司等主体的上市保险集团公司,用34年的时间实现上市。

  不过,20102013年净利润持续滑落,分别为2.90亿元、2.84亿元、1.82亿元、0.80亿元。

  2012年9月,保监会批复复星集团副总裁蒋明接任永安财险总裁,此后投资收益大幅增长。2014年、2015年,永安财险的投资收益分别达到8.37亿元、10.05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6.34亿元、8.33亿元。一位接近永安财险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复星方与投资部门具有专业性,投资一直做得比较好。

  净利润持续下跌

  2015年以后,永安财险净利润陷入下滑通道,2016年、2017年分别降至6.03亿元、3.01亿元,2018年前三季度,净利润仅0.91亿元。2018年第一、第二季度,永安财险分类监管评级结果也均落至C类。

  对此,前述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:“主要是股东之间、管理者之间的矛盾导致。永安20多年来长期面临人事问题,需要大家齐心协力才能搞好发展。”

  复星集团则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:“对永安公司的具体运营情况,复星不作评论。”

  2015年1月,张东武选举为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。然而仅一年后,在2016年2月的一次董事会上,来自第一大股东陕西延长石油集团的陶光强被选举为董事长。半年后,2016年9月,永安财险注册资本变更为30.09亿元。

  2017年12月,未到换届的总裁蒋明突遭解职,永安财险的内斗被推向了前台。凭借第二大股东的身份,永安财险的总裁之职长期都由复星指派,此次却被董事会解除了职务。

  随后,复星在官网发布关于永安保险近期情况的说明,表示主要是根据蒋明的年龄原因而提出。直到现在,复星回复时代周报记者仍表示,相应人事调整是公司正常经营范围,复星和陕西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,在陕西的多个项目都得到了省市政府及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,进展顺利。

  同时复星表示,已聘任蒋明同志担任集团副总裁,并继续作为永安董事,在复星的金融保险板块和永安发展上进一步发挥专业作用。不过如今复星官网已不见蒋明的踪影。

  不过,上述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:“蒋明被解除职务有点蹊跷,有严重的不同意见。”

  与此同时,从大地财险跟随蒋明来到永安的刘雄挑起了大梁,从2017年底开始担任临时负责人,2018年6月,副总经理职务获董事会审议通过。

  不过,2018年召开的董事会上提出的2018年度财务预算报告、关于修订《公司章程》的议案、关于修订公司《股东大会议事规则》的议案均遭到了复星反对。

  2018年10月,在永安财险召开专题会议落实中小财险商车改革推进工作时,刘雄对当年第四季度的重点工作进行了部署,要求加快非车业务发展,切实调整业务结构;继续狠抓理赔管理,加强成本管控;寻找渠道建设突破口,渠道建设有大的发展;加强队伍建设,激活休眠机构等。

  目前车险为永安财险最主要的收入来源,2017年报显示,其占比为74.54%。

相关资讯